日落时暴雨倾城。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我也很想自闭但是周围的人一个个都那么坚强
而且和他们的处境他们的经历相比我仿佛置身天堂
这周我要是再不搞点什么东西出来我就不叫秋白了(

都来看看这个!!!!!!!心动不如行动(x

柔弱少女:

维赛合志

《Year walk》

-漫漫旅途-




本子及相关信息

主题:四季十六色

规格:B5图文合志

页数:196P

定价:75元


 ※每本随机赠一款明信片,可另行加购10元/套 
 

预售时间:

2018年11月16日  19:00—12月01日 23:59

预售链接

点击发现一本合志,感谢买它的你


Staff:


封设:B猫 @B猫做苦力 

校对:乔休 @叫我乔休...

这大概就是一份非常粗糙的宣传了……(以后应该会有正式的!!!

如果不出意外的话

我今年会出一本维赛的个志

收录三篇旧文和两到三篇未公开的新文

总字数大概5w左右

嗯……差不多就这样

……顺便做一下初步的印调!!有没有想要的呀!!!如果人少的话说不定我直接白送了orz


南国夏日故事接龙(

“诺尔德,你怎么还不睡?”赛科尔跳下自行车,把车龙头一手塞给维鲁特,自己向孤儿院门口走去。

“他们都已经睡着了,我在等赛奇大哥你回来……赛奇大哥!你听!”

坐在孤儿院门前长椅上的男孩装作没有看见赛科尔身后的维鲁特,身子挪着向前坐了一些,左手找到琴颈上的音位,右手拨动琴弦。他的指法还有些生疏,并不完美的曲调里混进了几个杂音,但看得出已经很努力地在追上歌谣应有的曲调和节奏了。

“赛奇大哥!这是不是今天早上你弹给我听的那段?我练了一个晚上……”

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也想学你哥我放学了坐在路边卖艺?还是想撩妹?”赛科尔直接上手,揉乱了诺尔德那一头偏灰色的蓬松发丝,...

【水仙r】影

又是车。(求别屏蔽

赛科尔水仙预警

赛科尔水仙预警

赛科尔水仙预警

神力失控梗

(说三遍


微量维赛但是没好意思打tag怕雷到人

掉粉我也不管了(

我才刚发过誓再也不开车了(

可能是刚摆脱了赶稿炼狱最近有些亢奋(x

如果发现图打不开了请不要大意地立即敲我!!😭😭😭


是车 没有标题

演唱会时候和几位老师一起约的炖肉20(?)题

篇幅短小既不走心又不好吃还可能……含雷orz

请期待茶老师馍老师和禄总的玛莎拉蒂……!!(疯狂暗示(x


车在这里

唉赛科尔叫的那声妈妈……

……好想抱抱他

“告诉你个秘密,如果你开快一些,在风停下之前拐过前面那个山头,就能追上日落了。” ❤️

等我解决完堆在手头的事😭就来写这篇

舞者

 @A piece of pillow 点的南国组跳舞!……对不起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看!!!😭

超短了……!!

真的瞎写了1551……


-

他低下头,目光在右手心上停留片刻,握成拳,轻靠在右肩窝上,深呼吸了数下,而后仰起头,发梢上的水珠被飞甩出去。

聚光灯在黑暗的场内投下一个完美的圆。他沐浴在苍白的光里,眼窝眉角缀着的水钻闪烁细碎光芒,与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淌过的水迹呼应着。他展肩,探出脚尖,轻点在台面上,华彩的音乐骤然奏响,藉此开启一段舞步。

舞剧讲述的是一名少时在海难中偶遇奇迹的青年。成年后的他功成名就,却在一夕之间遭人陷害,不得不被迫...

这里是秋白!!
是只会产维赛粮的啰嗦秋白👌

提问箱

回答在这里👌

文末的场景
友情出演的是我的同桌(嘘)她知道了会把我往死里打的
这地方真的极好,除了容易喂蚊子之外真的样样都好(喂

这篇文几乎是按我的学校写的(x私心爆棚
虽然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天天和学弟学妹们说别来考这所学校……但是现在终于要离开了好tm舍不得啊
……

青涩

短打摸鱼

瞎写


——


我高二那一年,突然被一个关系不错的学妹找上了。

她说:“你不是学生会的吗?帮我去打听打听我们那个学生会会长呗。”

“你?不可能的。”

“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啊,”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睛,实际上从耳朵红到脖子根,“高中生嘛,青春啊!”

“好好好,你高中生,你青春。”

“好样的,学姐,我后半辈子就押在你身上了。”她信誓坦坦,“下回你来我班上找我,我带你下馆子,学校边上超贵的那家麻辣干锅。”

事实上我一答应就后悔了。我怎么打听啊?虽说我也是学生会的,但也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部员罢了,只在一学期一次的学生会会议上见过他两三面。

想起来,我第一次见到学生...

城中最繁华的集市其实是一条横跨东西、将中心城区划为南北两半的大道,十数米宽的开阔路面上却常常显得拥挤异常。除去惯有的固定商铺,流动的小贩也很多,将包着商品的布包一展,便可以就地叫卖了。作为嘘头的货物被摆放在醒目的位置,一眼望去琳琅满目。老道的人在这里可以淘到一些被埋没的好货,不过对于初来乍到的人,通常只能落得一个上当受骗的下场。

夜幕降临,集市上的店家纷纷升起了灯盏,街上每隔一段距离设置的高大火盆也被点燃,矗立在夜空中,熊熊燃烧着,为夜色笼罩的集市带来光明。

“去去去。”一家规模不算大却也不小的店铺前,一名比常人高出一头的大汉踢翻了一名佣兵的摊子,口中咄咄出声。他看着那名佣兵收拾好了自己的...

封笔两个月备考
估计lofter也不怎么会上了
回来的时候 该填的坑会填 该写的点文也都会写的
那么六月见啦各位

夜色

我开始慢慢还债啦

是车是车是车

 @Mrs.Chrono 因为没有什么限制所以就自由发挥了(过于自由

女装预警

ooc预警

新手翻车现场预警

全文大约17000+虽然车也就9000左右

没有问题就走链接吧


————

“他们好像走了。”赛科尔侧过头,耳廓贴在木门上,抬眼向罩在自己上方的人示意了两下。

“我觉得也是。”那人带着许些笑意的声线落在赛科尔耳畔,却没有其他实质性的动作。

“……所以呢?”他挑了挑眉毛,语气里掺入了强烈的不满和暗示意味。

“什么所以?”那人面上一股惊讶的神色,一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样子。

赛科尔眼角抽了抽。

房间里没有开灯...

不写文了写什么文啊来刻章啊(x不是

两幅都是九然太太的图_(:з」∠)_一年前印的素材
p1赛赛p2格洛
p3新入手的铁盒的效果!铁盒极佳啊!极佳!
p4《论MD印台如何毁掉你的章子》(x本来就刻得糙

今……今天晚上发生的事!太玄幻了!!
这样吧我开点文😭有多少写多少!来点我就写!(会不会有人来啊)但是只限南国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/4补:
备考去啦消失一阵子
如果想点文的话直接在评论里留言好了,我会看到的(虽然弧非常长
这个点文一直开到七月二十八号
还有就是……谢谢_(:з」∠)_真的很感谢你们

证明自己还活着
逃亡梗
是那篇小鬼的初稿,后来改动太大被删掉的段落中的一小部分_(:з」∠)_

喂,小鬼(八)

*8654


那天晚上回到旅店,我又累又沮丧,和衣躺倒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。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,窗外的阳光把我晃醒了。

我从床上翻下来,拉开窗帘,扑面而来的阳光和明媚街景让我向后跌坐在地上,酒精的效果仍未完全褪去,我的头内依旧在隐隐作痛。

我干脆在地毯上坐下,背靠着床沿,抬头望着那片蓝天。一只鸽子从那片天蓝色幕布的一角飞过去。

但这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得我几乎从地上跳起来。

“赛科尔?”我急忙想去开门,但又愣在那里。赛科尔不会这么敲门,那么现在站在门外的是谁?

安静片刻后,又一阵令人不安的敲门声响起。就在我惴惴不安地猜测来者是谁时,门外传来了不耐烦的人声,打断了我的...

喂,小鬼(七)

这两章讲现在的事,维和赛的戏份相当少……对不起orz


*8646


我记得有些人把小孩子比作田间得了雨水的野草,一节节地拔高、疯长。他们向着朝阳奔跑,等太阳稍微升高一些,他们就长大了。

后来,七年过去了。这几年过得不算太快,也不算慢。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长大,只知道赛科尔依旧是叫我小鬼,把我当一个小孩子看。

而更严重的问题是,他完全是在防着我。自打他答应教我怎么当个情报贩子,他就再也不让我接触这一行了。从前他还会放任我去看他在文件上做的笔记,大概是觉得让我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。但自从他开始教我识字,他就把那些东西藏得严严实实的,连一张小纸片都不打算让我看见。

这让我很困惑,还...

我……跟个风
有没有人会理我啊😫

提问箱

如果有的话……我就把回答发在这条的评论里了
和我说说想看我写什么也行……说不定……呢……
那就……放在这儿了

三月

巨长预警 16000+

上、下和一个尾声 合在一起发了

我写不出那种感觉!写得太差了您凑合着看吧orz @微商从水 


*

我从小就住在大院里。

这种建筑,在我们那个地方还有很多。生活并不是那么富裕的人们聚集在一起,建造了用以居住的大院,作为可以互相照看的邻里共同生活着。

大院的正中是一片公共的空地,三十多户人就挤在空地周围的一圈楼房里。这里的人都很好。即使是院门口那一家里那个语气刻薄的老头,他会对我们挥舞他的手杖,也是因为想让我们这些贪玩的小孩子在天黑之前回到大院里,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。

但是很快,那个人来了。一开始,他的举动多少看上去有些奇怪,或者...

大概是小甜饼 @🍎🌙🌈 

是很久以前写的那篇遗书的番外_(:з」∠)_是他们刚到防线几个月发生的事

话说……遗书那篇最开始的名字其实就是“遗书和情书”


——


海岸线一号防线基地,编号X-1013小型攻防战后三十六小时。

“……来及后方的补给基本到位,正在重新安排基地周边侦查工作,基地基本运作机能正常,一切正常。随时可以应对敌方的下一次袭击。”副官将手上一沓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,又将纸页合上,啪的一声并拢脚跟,向坐在办公桌后的上将敬了一个军礼,“报告完毕。”

“做得不错。随时保持警惕。”银发的年轻上将并指按揉眉心,思索片刻,转而问道,“他怎么样了?”...

喂,小鬼(六)

*8308


王城。

压抑的气氛已持续了数日,有所察觉的人们收紧衣领,低头赶路,栖栖遑遑。一股看不见的浪潮在暗中酝酿涌动,让知情的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闭嘴和沉默。

夜幕降临。而此时,在皇宫附近一间临时被当成会议室的民居之中,爆发出两人激烈的争吵声。

“……天大的笑话!”窗户被厚实窗帘遮挡的屋舍中,隐隐有愤怒的男声传出,“你们到底在想什么?”

“听着,克洛诺……”另一个男人似乎是在尝试说服他,“我明白,你是一个很传统的人。但你也是新贵族,应该也明白这其中的利害,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改变……”

“改变哪是这样改的!……你知不知道你们要干的事有多么荒唐?愚蠢!真是……岂有此理!”伯爵几乎...

喂,小鬼(五)

*8576


“过来,孩子。”老人对我说。

他斜靠在藤椅里,肩背微有些佝偻着,唤我的声音很轻。于是我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,来到藤椅的扶手旁。

“你多大了?”老管家注视着我的眼睛。

“八岁。”我说。

“八岁啊……真好。”他说,“赛科尔那孩子来到这个家的时候,也不过就八九岁。”

他招手,示意我再靠近一些。

“其实,赛科尔那孩子为什么会收留你,那理由,我多少也能明白一点……”他抬手,微微颤抖着,抚摸过我的蓝眼睛,“你和他太像了。”

“我和赛科尔他……像?为什么?”我指着自己,感到奇怪,“您知道为什么赛科尔会收留我?”

老管家微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。接着他从藤椅上...

我本来想做个长一点的年终总结的。但是后来想想,这一年我也没干什么正事🙃还是算了,反正我一点都不擅长写这种东西。
但总结还是有一点的。
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,我也经历了很多事、认识了很多人。仿佛学到了很多,但其实依旧没什么长进。文风也是。文风这玩意儿从某个方面来说,特别直观。有段时间我的文突然变得非常丧,后来丧到自己都写不下去了……一直在尝试新的写法,一直在嫌弃过去的自己,后来又开始嫌弃现在的自己。与其说陷入迷茫,还不如说从未找到过前行的方向……啊,我是不是又开始丧了_(:з」∠)_打住打住
但是,不论是高峰还是低谷,幸福还是让人心乱如麻,我想说,能遇到这一切真是太好了。今天也想要微笑着迎接新的一天,...

喂,小鬼(四)

*8210


之前,赛科尔用带着点玩味的语气说出,他要去拜访他的一位老主顾的时候,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的这个场面的。

“叫柯本叔叔。”他说。我抬头悄悄瞥了他一眼。

他抓着我的手,力气太大了,抓得我有些疼。被他这么抓着,即便是傻子都能觉察到不对劲了。

至少,不是像现在这座前厅里所有人看到的表面上的那样,那样轻松,那样平和,那样……普通,就像两个普通的熟人的一次街头碰面一样。

那名被赛科尔提到的中年人站在我们面前。他套着西装,身材不高,微有些发福,是标准的事业有成者的身板。他头顶缠着一丛偏灰色的发团,额头上的皱纹堆叠起来,稀疏眉毛下一双灰褐色的眼睛间距很小,脸颊和下巴上的肉松垮地垂着...

P1日常P2不务正业的摸鱼P3原图是九然太太的赛赛
章子本体丑不放图是惯例
突然就想刻章了翻箱倒柜找出来橡皮和一年前印好的素材……手生得一塌糊涂简直像是用指甲一点点抠出来的一个章。

他在江边找到了蓝发的青年。
后者坐在亲水道的防护栏外侧,两条腿垂下来,背影单薄,轻飘飘的,好像下一刻就要被江风刮下去。
蓝发的青年听到了脚步声,讶异地回头。看到是他,挑了挑眉,从栏杆上跳下来,稳稳落在木板铺的地上,拍了拍裤子上蹭上的灰,极为潇洒地向他伸出手。
“嘿,认识一下?我姓混账,赛科尔·混账,是个完完全全的混账,失败者。”
“幸会。我是维鲁特·克洛诺,只是个普通人。”他直视蓝发青年的眼睛,“我在找一个叫赛科尔•路普的人,他从高中毕业就失踪了。我一直在找他。”
蓝发青年见他没有要与自己握手的意思,也不在意,收回了右手,举起双臂交叠在脑后,伸了个懒腰。
“我想想啊……啧,说不...

喂,小鬼(三)

----

接收:XXXX321007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152号大街纽西餐厅 店主纽西收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123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32号大街市立图书馆 东楼208室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216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花园路鲜艳油印事务所 职工贝利特•怀特收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227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57号大街照相馆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30102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...

1 /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