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<秋白

[AC]:取消
[<] [>]:返回

© <<<秋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喂,小鬼(三)

----

接收:XXXX321007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152号大街纽西餐厅 店主纽西收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123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32号大街市立图书馆 东楼208室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216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花园路鲜艳油印事务所 职工贝利特•怀特收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21227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址

57号大街照相馆

测试已通过

----

接收:XXXX330102

通信地址已变更

请使用该通信地...


在我的家乡,海鸥是一种神圣的鸟儿。每当那些灰白的身影成群地从远天的海平面上出现,或从人们头顶上轻巧地飞掠过时,人们都会短暂地放下手上的工作,微笑着静下心神,向他们的神祈愿生活中的一两件小事会得到完满的结果。那些充满活力的小精灵的鸣叫声总是能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。海鸥在我的家乡,是神的使者。

小时候,我和其他的孩子一样,都喜欢玩一种叫做“海鸥神”的游戏。在这个游戏里,孩子们用纸和能漂浮在海面上的树枝做成海鸥的样子,张开它们的翅膀轻轻放到海水中去,等着它们被海水带去远方。我记得那时候有一个和我同龄的蓝发的孩子,他的手是我们之中最巧的,做出的海鸥惟妙惟肖,远远看去就像真的海鸥落在了起伏的浪涛上...

喂,小鬼(二)

*8777


那天的事我全都记得。源于黑暗的恐惧、遥远淡薄的月光和一个从中站起的强大的人。一个八岁的孩子在心中发誓要追随面前的那个身影。这个幼稚而天真的愿望,甚至在数十分钟前还没有一点预兆的,却在那一瞬间强烈欣喜得令人浑身颤抖。

他靠在树干上,从口袋里摸了一盒烟出来,叼了一支,低头用手挡着点上了。烟头边缘泛起一圈微弱的光亮,一个呼吸间就黯淡下去。他弹了弹食指,那点黑暗中唯一的暗红色光芒就掉下他脚边的草丛中去,被踩灭了。

“好了,小鬼,没事了,早点回去。”他抬手摸了摸我的头,转身离去了,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但那时的我毕竟还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孩子。我站在原地...

喂,小鬼(一)

*8730


那个时候,我只有七八岁,流落在旧城区的街头。是一名弃儿。

我不知道我的生母和生父是谁。也许我见过他们,他们就是旧城区里那些随处可见的没钱养孩子的穷人。那样的话恐怕见到我也会装作不认识我。或许他们压根就认不出我。也没有愿意收养我的人。谁会收养一个手脚不干净的野孩子呢?

和我相依为命的是两个处境类似的孩子,一个比我大五岁,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冯,是从一户七口之家中被赶出来的。另一个和我差不多大,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跟在冯身后。我们在一座废弃的桥墩下用捡来的纸箱子搭了一个窝,冯把它叫做“据点”,那里就是我们三个的“家”。秋冬时一起蜷在纸箱子里可以抵御寒潮,挨饿的时候就靠互相打趣也能...

我问他,你是想当一辈子的懦夫,还是一个英雄?他说,我宁可做一辈子的懦夫。

我就笑他,维鲁特你太肤浅了,没什么追求。

他看着我的眼睛。他说,至少,那样的话,我可以陪你一辈子。

听着他的话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,所以我又开始笑话他。但突然我想哭,声音发颤:维鲁特,你在说谎,我比谁都清楚那个时候你会冲上去,所以我才……

我看见他目光中垂落的悲伤,所以我说不下去了。我向我过往所有的骄傲和自负缴械。我真是一个混账。我极力睁大眼睛,想要在视线模糊之前再一次看清他的容貌。我低声哀求,我说,维鲁特,我还不想死……

他握住我的手。他俯下身,在我的额前落下一个微凉的吻。他伏在我的耳边说,赛科尔,所有人都...

无名行动

You jump, I jump

合志解禁


***

变故发生在第二年。

“……知道了知道了,晚饭吃了,我还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吧……午饭也吃过了,早饭……喂,说够了没,你怎么比他还啰嗦啊?”

那天和往常一样,蓝发青年打着哈欠,手机接通了举在耳侧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。路灯在夜色笼罩的街道上投下光束,夜已深,街边的民宿大多都已经熄灭了灯光,一片黑暗寂静。脚底踩过地上的碎石子发出的嘎吱声格外清脆。

“啊?我现在在路上呢,离家挺远的……对对,我上次不是说我去找了个兼职吗,上班的地方在市郊……去个小酒吧里做酒保,看场子……什么叫太适合我了啊?这是迫不得已好不好!不工作我哪儿来的钱吃饭...

自娱自乐不打tag(x


电话打来的时候维鲁特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。他举起手机,只见屏幕上是一串从未见过的手机号码。

“喂,你好……”

“你怎么还没来?所有嘉宾都到场了,就差你了!你一来我们就开始,所以快点……”电话对面是一个语调非常跳跃的男声,背景中放着音量很大的音乐。

“请问,您是?”维鲁特皱了皱眉,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“我是这次活动的主策划人啊!就是那个姓路普的。哎,我就是这两天一直和你联络的那个人啊!你没听出来?”

“不好意思,但是……”

“没事没事,没听出来也没关系,快点来就行了!你看现在这都几点了?”

“什么……”

“快点来啊!就等你了!”

“您...

狂风撩拨他的蓝发,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如遭到重锤,拉扯展平,失去知觉,吐出喉管的音节被径直按回胸膛。赛科尔紧紧抓着舱体外部的金属把手,全身紧绷,已然到了极限,却依旧试图将那些几乎要把他掀离船体的狂风忽略,他看不起这些。他在笑,仰起头畅快地笑,眼中的疯狂几乎要燃烧起来。

铁皮被掀动,剧烈颤抖着,那些松动的铆钉一颗颗地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脱离,飞进紧贴着船体外壳扫荡过的风涡之中,失去踪影。他伸手去抓,想要阻止它们的逃脱,指甲却险些被掀翻。

“你们他妈都是次品,全给我滚蛋!”他仿佛很畅快地冲那些消失在凌乱视野里的零部件喊道,从腰带上拉出扳手,咬在嘴里,松开一侧的把手整个人撞上那块翘起的铁皮企图将它...

简直好看到爆炸啊😭这就是太阳的感觉

:D🌙:

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


 @秋白 太太的太阳光


原文地址http://bnsh-zhyt.lofter.com/post/1de7c13d_f6dd30c


(其实我是百事厨……!


知道丑,不许说:(

各位老师都是神仙呜呜呜!(除了我
来来来买啊!

禄幽☆:

#合志,七夕虐狗,买!
#维赛合志《Limerence》二宣+预售!

——二十六位圈内老师倾情撒糖(大概)奉献的字母二十六题!!

•是糖本,是糖本,是糖本!!!
•甜,很甜,特别甜!!!
•HE,HE,全部HE!!!
•重要的话……貌似说了六遍!!不管这么多了
•洒刀的老师们洒起了糖,洒糖的老师们洒了三斤的糖!!!你还在犹豫什么!!

总之因为种种种种原因这个合志拖了半个多月qaq!跪谢各位爸爸的支持和期待!时间影响不了质量,话不多说具体请看宣图♪( ´▽`)!!

预售淘宝链接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...

他就在我的面前死去。

我们只是普通的士兵。我是,维鲁特他也是,所有人都是。

那是一个战争的年代啊。即便如此,还是太残酷了。

我看见——我看见他被人绑在广场正中的石柱上,锐器割裂皮肉,钝器击碎骨头。我不敢想像他究竟受到了怎样的对待,甚至开始祈祷他在受尽折磨之前就已经死去。愤怒的异国民众簇拥着狂热着叫嚣着,我不知道他们在拥护什么,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把这场战争的错归结到他一个人的身上?缺刃的柴刀挥下,于是他的头颅掉落在他的脚边,顺着台阶滚落下去,我怕那些人会玷污了他。

恶魔。杀人狂。非人之物。双方的军队相峙三个月,我大概已经能听得懂一些异国的语言,这些是被他们嘶喊最多的字词。我不是。他...

闭上眼的时候,他会看到光。那种纯净的、透明的,不掺带一丝杂质的水晶似的光,温暖而柔软。带着他在故乡流连忘返,轻飘飘软绵绵地顺流而下,那些光推搡着他的躯体,在窃窃低语。

回去吗?回去吗?

说实话他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,又要呼唤他做什么,但是感到亲切,甚于终日相伴身周的素白被单和医用酒精的气味。甚于压抑的悲伤哭号,甚于生命消逝时的阴郁气息。而后等到了天亮,这一切都消失了,光密密的像是从筛子里透过来,勾动眼前的浮尘,缓慢挪动着像是蜗牛,攒动着钻入他的眼里,失色的斑斓光带浮现。

赛科尔。赛科尔。醒一醒,吃一点东西,你需要活动。

有很多人在照顾他。帮他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,斜靠在依着墙放起的枕头上...

Firefly

和E酱 @E 氕氘氚 突发奇想的联文!题文无关


FIREFLY


【秋白】

他隐约能想起数年前的他自己,那是在还没遇到维鲁特之前。那时的赛科尔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勾结起来,彻夜饮酒作乐,再睁眼时已是第二天的黄昏。他摇摇晃晃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去开窗,途中踩醒一条喝得烂醉的腿,引来一句脏话和一只飞来的酒瓶,砸烂在身后石灰剥落的墙上。

“赛奇,货没了,剩下的单子怎么办?”他们从里屋叫他。

“好办。”他不怀好意地笑笑,踩着窗台从二楼翻下去。他从来不走门。

这条敏捷的身影穿行在夜幕中阴影笼罩的大街小巷,破落街头和繁华路口,兜兜转转,半张脸掩在兜帽下的影子里,隐藏在黑暗...

无人过境(一)

*架空

*一次尝试

*神力的设定没有完全照着官方来


边境,无人区。

死寂。

但凡是胆敢冒出头的生物,草,飞虫,或者树,四脚着地的爬行动物,全都被晒死了。空气被暴晒,干裂滚烫,在高温里扭曲变形。失去生机的黄土地龟裂,望不见边际。

一头通体土黄色的巨型异兽体态臃肿,背负着厚重生有倒刺的硬壳,缓慢地爬行着,每一次落下宽厚的脚掌,都扬起一小片沙土,口鼻间喷吐着沉重的喘息。它是这片死地之上罕有的居住者,独得干旱和高温的青睐,也算是这片广袤无人区中的一方霸主。

巨型异兽在它的地盘上不紧不慢地踱步,寻找稍微平坦一些的地面,两条后肢将碎石枯草扒拉干净,摆动着尾巴趴卧下来。它的一双小眼...

月儿谣!!!!啊啊啊啊啊啊维赛维赛他们两个真好😭幼赛幼维我爆炸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官方爸爸

溺毙

状态奇差

如果这篇文让您感到不适……那么真的十分、十分抱歉了


——————

沉,浮,沉,浮,沉。涛声,涛声,水,水,涛声。

他最终浮上海面,如一座孤岛在漂流。远处的灯塔发出一声叹息,橙黄色的灯束擦着他的身躯边缘扫过,消弭在远方的黑暗之中。哪里有船,渔船还是货轮,驶向陆地或者从陆地出发,在夜里放出长明的灯光,凝缩成一个微弱的亮点。

后来他觉得无趣了,就慢慢向下沉,路过觅食的鱼群,它们是掠食者,是猎物,他袖手旁观,与它们擦肩而过。礁石古怪黑黢,沉默。灯塔的光照不进的水域。那里有沉船的锈铁朽木,成片的珊瑚虫的尸体。鱼群和他游在一起,在突兀迭起的桅杆间穿行,然后向南,再向下,不能再与...

aaa作为一个迷妹为各位老师打call!参本的老师都有那——么棒!!!所以走过路过真的不,不考虑来购入一本吗(小声

禄幽☆:

#炎炎夏日用爱发电躁起来——
#维赛合志《Limerence》一宣+印调

——二十六位圈内老师倾情撒糖奉献的字母二十六题!!

•是糖本,是糖本,是糖本!!!
•甜,很甜,特别甜!!!
•HE,HE,全部HE!!!
•重要的话要说三遍!!!
•洒刀的老师们洒起了糖,洒糖的老师们洒了三斤的糖!!!你还在犹豫什么!!

•ummmmm
•对不起这个主催大概没有什么写广告的天赋_(´ཀ`」 ∠)_
•所以宣传具体请看宣图!!!

【原作:时之歌project
【CP:维鲁特•克洛诺...

彼时

彼时


在维鲁特·克洛诺孑然一身的这些年里,他会想起一个过早地就走进繁华灯火中的背影。那个人离去时没有回头,扬起手在肩头上方洒脱地挥动一下,当做告别,随后就被鼎沸的人声和迷乱的光线淹没了;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那个背影跟随着他一生的波折而模糊或者清晰起来……有一段时间他连那个人的名字都记不太清,那个人仿佛过客就要在他的记忆里淡去;但偶尔他能想起来一些零碎的片段,比如一张满是红叉的考卷,一件旧式校服外套这样的陈旧物件。他只隐约觉得对他而言那个人太重要了。他原以为自己再也不能想起关于那个人的事情。直到在一个午后,他偶然从箱子里翻出了泛黄的毕业照,最终还是在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庞中一...

从来没人教过他旅行,也没有人告诉过他南方的海在哪里、该怎样到南方去;但他还是来了。

他来的时候没有起风,南方的海就静静缓缓地按它的规则如有呼吸般起伏着;他来的时候一只海鸥从那蓝宝石般的海面上掠过,只留下一道泛起白沫的浪线,海又归于平静。

在此之前他去过北方那几座尘沙掩过天日的城市,也去过戈壁浅滩、那些一望无垠的荒原和黄土地,踏过江水淌尽的干涸河床。那些光怪陆离的岩石结构也给他过无限的遐想。他也造访过内陆的湖泊,几条河流在那里汇聚,结束了它们无根的漂泊;他也去看过山谷深处撞碎在石壁上的溪河。有一天他忽然想去南方看看,看看南方的海。雨水,溪河,江流湖泊,还有他脚下的陆地,都来自那片海;他想去看...

我选择冰激凌

 @时之歌深夜六十分主页菌 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上海高考作文题2333那我说什么都得来参一脚

这种东西在高考里大概是会零分的

ooc了!


维鲁特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赛科尔打来的。

“维鲁特我们来打个赌吧?”电话那头是赛科尔兴奋的呼声。

“赌什么?”维鲁特当即有了不太好的预感。

“赌我下一秒会不会摔死。”

“……你在干什么?!”预感成真。维鲁特颇为头痛地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“我在思考。”听筒里赛科尔的声音听上去分外欠揍。

事实上赛科尔真的是十分认真地在说这句话。此刻他蹲在地上,叉着腿很没形象,无视了周围来往行人投来的奇异的目光。他伸手...

他们太好了jhg#&jif@%jk*%ffjdby(语无伦次

振鹭小战士:

http://bnsh-zhyt.lofter.com/post/1de7c13d_fc3a6e3
⬆️ @秋白 太太《给赛科尔的三行情诗》的三次创作

也不知道是第几张“高考前最后一张”了:p

啊——用这么垃圾的图祸祸秋白太太那么好的文,我简直就是坑内毒瘤_(´ཀ`」 ∠)_

给赛科尔的三行情诗

 @E-硫代硫酸钠的点文,同样欠了很久了,看不太出来点的梗但是我确实写的是这个!


早安

早饭在微波炉里

记得要加热


第一行欲言又止

第二行写下叮嘱

第三行嘴角有笑容

这是我送给你的情诗。


当我还很小的时候,我的家人就告诉我要懂得爱。因为我是有生命的,我活着,我的脚下有大地,有流水;覆盖在我的躯体上的有风,有光。我会动,有温度,会开心、会满足,也会难过,会饿,会生病。因为我活着,所以我必须去爱,去感受。

我必须学会爱。

那些时日我正尝试着从成堆的嚼不透的工具...

多喝热水

ooc预警

 @江江牌草莓小牛奶 点的双医师……被写成了不知所云的段子,超短


白大褂松松垮垮披在身上,勉强算是穿上了,前襟敞开着露出内里的蓝色T恤。年轻的医生随意地用左手撑着半张脸,斜靠在桌前打了个哈欠。他右手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杆亮色的圆珠笔,以令人目眩的轨迹被转动着,最终笔尖落在白纸上用力敲了敲,留下几个突兀的黑点。

“我说……你这体质也太差了吧?”赛科尔摇了摇头,笔尖敲打在纸面上像是伴随性的强调。

桌对面坐着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孩,头上口罩围巾样样齐全,快要把整个人给包住了,此刻坐在椅子上有点发懵。面前这个为她急诊的男医生,无论从几乎...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(下)

(上)

(中)


我们聊了很久。这期间大多数时候是那个年轻的警卫在说,说他的际遇,他的落魄,他的过去。当听到了我想要辞职的想法,他大笑起来,不是嘲笑,像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的那种爽快的笑。

“你要是辞职,我也和你一起辞了,免得待在这里受罪。”他咧开嘴,“这个地方快完蛋啦。”他指的是克洛诺集团,也不知是故意夸张,还是真的有所察觉。

过了一会儿他又说:“其实克洛诺他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要我是他,我早就抛下这里跑路去了,找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安安静静享福。”

“也不对。”他马上反驳了自己的话,“他往哪儿躲啊?而且这么多人看着,他怎么舍得躲啊?”

我无言。

“不过我敢说,那家伙就快要撑不下去...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(中)

过渡。想了很久还是写了这样的一个维。

最近不在状态,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……但是写得很爽。这两者不矛盾吧?


 (上)


这样的事在当天下午又发生了一次。我远远地看到走廊的那一端传出一片惊呼,那抹桀骜不驯的蓝色在模糊地跳动。天花板上的灯灭了一盏,微弱的光线下看不太清楚。

我听见有沉闷的撞击声,叫骂声,还有金铁相击的声音,混合在一起隆隆碾过狭长的走道,降临走廊的这一端惶恐地将我笼罩。然后枪声响起,半空飘起一抹血花,止住了所有的动乱,一场骚动就这样暂时落幕了。

克洛诺的秘书当时正陪我走在一起。他向我摇了摇头,示意我向另一条路走:“请跟着我到克洛诺少爷的...

挂在这里提醒我还有那——么多点文要写,那——么多……

太阳光

……ooc预警。


维鲁特拿着手机,看着模糊不清的定位信息发愣,好在兜兜转转,最后终于找到了赛科尔说的那个加油站。看着眼前的情景他嘴角抽动两下,不予评价。

太阳很毒。蓝发的青年呲牙咧嘴,满头是汗,双脚顶在地上,弯着腰正在——推车。

一辆黑色的桑塔纳。

“要死,维鲁特你终于来了,快来帮我!”赛科尔嚷嚷起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维鲁特挑眉。

“还不够明显吗?我在推车啊!”赛科尔起身,靠在车后盖上喘息片刻,抬起手抹掉额上沁出的汗,连带着将垂下前额的碎发一起拨到耳侧。

赛科尔任凭油表报警响了一路,踩着油门一路得意,半路不忘摇下车窗高歌几句,然后——

“熄火了?”维鲁特毫不客气。...

梦里要像他这样偏激才不显荒废。

我大口饮下起泡的汽水,几近麻木的刺激对穿我的脖颈,呛出泪。血管搏动,心脏已经停止跳动。
他捧起一泓河的水,淋到嘴里,是涩的,泛黄,泛苦。
呸。
河很长,横亘千里。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逆流而上的质问,一步三个脚印,恍惚得很。
后来梦醒了,所以他消失了,不复存在了,无处可寻了。光明驱逐他的黑暗他的苟且,于是他变得和常人无异了。
到梦里去求你的裘马轻狂啊。*

*化用木心诗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(上)

一万年前暖麦太太的点文……

一直不敢下笔怕把这个梗写坏了。虽然最终也没好到哪里去……跑走。


你听到今年四月的那声枪响了吗?喏,就在街对面那座十九层的大楼顶上。关于这件事你可能听说过那么一星半点儿,但我现在要详细地和你说一遍,没几个人可以像我这样知道得这么多这么详尽了。我只对你说这一次,因为它太长了。

我是一个医生。我不是本地人,我来自另一座一线城市,坐落在东面的海岸线上,在那里拥有一家私人诊所,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。今年两月那个时候我接到一份薪酬丰厚的工作,有人想让我当他的私人医生。就在这座城市里——这个地方,那座大楼里。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的...

我听他说起往昔的岁月。

三月的树丛里蝉鸣未起,窗外草地里野花却已成簇。淡色的日光透过窗隙,惊扰书房里浅浅漫开的书香气,细小的浮尘游动。窗台上的玻璃瓶里插着一支露水未干的雏菊,男孩的笑容如三月的阳光一般灿烂。

——这是我们吗?

——是的,是的。

小径轻巧分开幽深的院落,静谧地拨开脚边的野草。他一直向前走,向前走,向着太阳,向着夕阳,全然不知在面前等待他的是什么。他们说成长是痛苦的,因为要舍弃一切。

那真的太痛了。

他说,我曾经也有过雄心壮志,我曾经也是个健康而漂亮的青年,自信而勇敢。我有我爱的人。我为了我的国家而奋斗,我敢说我的努力我付出的心血不输于任何一个人;我被人告知我是这个时代...

1 / 2